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连续数季度上升 企业抱怨抽贷

2016-06-13         人民日报    访问次数: 0

  作为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五大重点任务之一,去杠杆正稳步推进。伴随这一进程,实体企业资金较紧,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上升,债市信用违约事件时有发生。这些风险怎么看?怎么防控?如何妥善处理去杠杆和稳增长的关系?


  企业违约所引发的信用风险,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金融机构面临的主要挑战


  “现在中小企业市场需求不足,经营环境不佳,融资难题愈加凸显,不少企业的流动资金比较紧张,但正规的金融机构不但不新增贷款,反而收回贷款,企业不得不转而求助于民间借贷,一些企业最后被高利息压垮,特别是房地产企业、钢贸企业。”西部某市民营投资协会会长说。


  企业抱怨银行对一些行业“一刀切”地抽贷,而银行也有苦衷:随着企业兼并重组、破产清算,银行自身风险也有所累积。银监会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3921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177亿元;不良贷款率达1.75%,较上季末上升0.07个百分点,这已是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连续数季度上升。


  与此同时,债市风险有所显现。4月以来,债券一级市场有超千亿元的企业债延迟或取消发行,二级市场收益率也有不断走高的趋势。5月,债市迎来偿还潮,一些违约事件浮出水面。


  “随着经济结构调整,以及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加速,部分过剩行业及其上下游企业的经营状况持续变差,企业违约所引发的信用风险,可能是未来一段时间我国金融机构面临的主要挑战。”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说,这种信用风险不仅体现在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攀升上,信托、证券、保险等其他金融机构的融资业务同样有信用风险上升的问题,此外,部分行业企业的债券违约可能性加大也是信用风险上升的体现。


  曾刚分析,从变化趋势上看,绝大多数上市银行关注类贷款增速快于不良贷款增速,意味着银行业未来一段时间仍将面临信用风险考验。


  从行业分布看,目前信用风险主要集中于公司类贷款,其中,制造业和批发零售行业占据了相当高的比重,此外采矿业和部分地区的房地产业近年来的不良率上升也较为明显。


  “还要特别关注跨市场交叉风险。”曾刚分析,近年来,随着金融市场化改革进程加快,金融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不同机构间的交叉、融合不断加深,业务、产品创新不断涌现,但同时也让金融风险的交叉和传递变得日益复杂。目前,跨市场交叉风险主要集中在“大资管”领域。截至2015年末,我国各类金融机构提供的大资管类产品总量约为60万亿元,快速发展的同时也积累了一定的风险隐患。


  目前高杠杆风险主要集中在非金融企业,去杠杆风险依然可控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突出的风险之一就是杠杆率较高。去杠杆是今年乃至‘十三五’时期经济工作的重要任务。”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强调。


  未来去杠杆风险有多大?先来看看杠杆率有多高。


  杠杆率即债务和资本的比率。从不同经济部门来看,目前高杠杆风险主要集中在非金融企业。曾刚说,2008年之前,我国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一直稳定在100%以内,国际金融危机后,企业部门加杠杆趋势非常明显,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从2011年的124%上升到2015年的160%以上。其中,资产负债率从2007年的54%上升到目前的60%以上。


  “与主要国家相比,我国企业部门的负债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在经济上行时期,高额收益或许可以维持较高的负债率,但当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企业整体收益率下降,部分产能过剩行业甚至陷入持续亏损,这种情况下,企业本息偿还能力下降,信用风险也会随之逐步释放。”曾刚说。


  去杠杆,风险有所显现,但风险依然可控。“今年以来,宏观经济有所企稳,企业利润整体呈现恢复性增长,未来几年,我国经济增速仍将保持在合理区间,随着融资结构逐步优化,企业部门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很低。”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说。


  银行业风险同样可控。“虽然当前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上升,然而,从宏观经济周期、国际比较和行业成长的角度来看,这其实是一种正常的发展现象。”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分析,金融业是典型的顺周期行业,我国银行业占金融资产比例在90%左右,在金融体系中占绝对的主导地位,顺周期的特征更加明显。近一段时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整体盈利能力下降,前期盲目扩张的领域和行业风险会逐步暴露。这对以银行为核心的金融体系而言,就会形成一定的不良资产。目前国际上公认的关于不良贷款率的警戒线是10%,国际正常水平是在5%以下,我国商业银行不良率仍处于世界较低水平。


  债券市场风险也在慢慢释放。“近期,受美联储加息预期提高、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的影响,债市收益率有所上升,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一度上升到3%以上。近期美国非农数据大幅不及预期,创下6年来最低水平,劳动参与率亦有所下滑,导致对美联储加息预期下降,人民币贬值压力有所减轻,从流动性和风险偏好角度来看,均对债市形成利好。”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蔡浩说。


  循序渐进、结构性去杠杆,在降低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提高杠杆质量


  一方面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另一方面去杠杆势在必行,去杠杆需要权衡取舍,稳健前行。


  “降低杠杆率要准备打持久战,出路是控制债务增长速度的同时保持中高速的经济增长。设定去杠杆的任务,核心的意义在于提醒全社会不能迷失方向,不能过度依赖需求侧调控,需要供给侧合理安排去杠杆的路线图。因此我国需要扎扎实实地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李扬说。


  “杠杆是逐渐累加的,去杠杆也要循序渐进。要在保持金融体系风险底线的基础上,有序地去杠杆。”曾刚说,目前去杠杆仍然是结构性的,不同行业、不同主体杠杆承受能力和合理杠杆区间也是有差异的,不能笼统地讲杠杆高低;其次去杠杆要结合去产能、去库存来进行,未来产能过剩行业去杠杆更为迫切。


  杠杆具体怎么去?曾刚分析,一种方式是消减既有的不良债务存量,特别是产能过剩行业,不妨通过不良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在维持企业平稳经营的同时降低银行的长期风险;另一种方式是优化资金来源结构,降低债务融资占比,增加股权类融资占比,主要通过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恢复股市融资功能;通过银行、信托、保险等通道,创新资产管理类产品,实现资产方的直接股权对接;银行进行制度创新,如投贷联动,在传统信贷融资方式之外,对创业创新型企业进行股权融资。


  “尽可能地控制、减少坏的杠杆,增加好的杠杆。既然我国高杠杆率问题主要集中在非金融企业,去杠杆就应该努力把他们的债务降下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说,应当在尽量降低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提高杠杆的质量,通过加杠杆来投资技术创新,突破基础设施瓶颈。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