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创业就业频道今日聚焦
孵化器:创业梦想在此花开
2018年8月10日 来源: 经济日报

  30多年前,武汉东湖之畔诞生了我国首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如今,在“双创”大潮推动下,孵化器这一科技创业者的庇护“小伞”与创业者比肩同行,逐步形成了可持续发展的市场化机制,发展前景令人期待。


  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氪空间,一如既往地热闹。成立两年多,这个以联合办公为载体、以社群为纽带的中小企业服务平台,正以每月新增10000多个工位的速度发展壮大,并于今年初宣布完成6亿元Pre-B轮融资。


  发展势如破竹的氪空间,只是“双创”大潮下孵化器加速发展的一个剪影。30多年沉沉浮浮,中国孵化器发展状况如何,未来又当何去何从?


  撑起保护的“小伞”


  为方便科技人员走出高墙深院,我国首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应运而生,与创业者比肩同行


  30多年前,武汉,东湖之畔。一座闲置的营房里,诞生了一个简陋的新型机构——东湖新技术创业者中心。1部电话、6间厂房、600多平方米,这就是我国第一家科技企业孵化器的全部家当。但它已不再是企业的“婆婆”,而是化身“保姆”,为科技创业者撑起了一把保护的“小伞”。


  “那时,科技人员要走出高墙深院谈何容易。这些人出来要有地方住,档案要有地方接,招聘要有地方管。如何对东湖地区民间兴办的科技企业采取某种配套的特殊政策,形成一种有利于这些科技企业发展的特殊‘小环境’刻不容缓。”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者中心早期创办者龚伟回忆。


  第一本孵化器行业教程、第一个孵化企业产权报价系统、第一家产权式孵化器……时光流转,东湖创业者中心创造了我国孵化器历史上多次第一,也见证着孵化器成长的点点滴滴。


  “有了空间,才有集聚,有了集聚才能有效注入服务。创业中心发展初期,限于当时的条件,大部分没有自己的孵化场地,或者借‘窝’孵化,或者无‘窝’孵化。”科技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主任张志宏说,一些创业中心由于仅有几间自己的办公室,不得不采取“以投资代孵化”或“以支持创业项目代孵化”,然而收效甚微。于是大家讨论,“孵鸡”是不是一定要有“鸡窝”,要建什么样的“窝”。


  十几年摸索,起步之初就在全国率先建起“看得见、摸得着”的孵化楼的天津创业中心提供了有益借鉴。“‘空间即服务,区位即效率’,空间和区位是孵化器为入孵企业提供的前置隐性服务。”科技部火炬中心孵化器管理处副处长孙启新告诉经济日报记者,长期稳定提供充足的空间不仅可以满足初创企业正常的办公需求,还可以将各类创业资源(如中介服务机构、政府办事机构等)聚集到孵化器当中,直接降低企业在日常运行中的机会成本。此外,良好区位带来的便利性还可以为在孵企业提高创业效率,降低创业过程中大量的沉没成本。中国孵化器逐渐找到了孵化服务与场地空间的平衡点和契合点,逐步形成了可持续发展的市场化机制。


  从5个人的筹备小组到十几万人的管理大军,从服务3个项目到孵化出上千个上市挂牌企业——与创业者比肩同行,中国孵化器迎来发展的春天。


  根据科学技术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发布的《中国创业孵化发展报告2018》,2017年,我国孵化器量质齐升,创业孵化全面发力,取得了显著成效: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总数已达4069家,相比2016年增长了24.8%;在孵科技型中小企业17.5万家,培育高新技术企业1.1万家;带动就业达256.5万人;拥有有效知识产权30.7万项。


  助力创业者走向成功


  孵化器帮助一批批初始创业者创业成功,不断演绎着“骑着自行车进来,开着奥迪出去”的传奇


  沈鹏的创业可谓一波三折。2013年,他还是华中科技大学机械专业在校学生,因一个偶然机会走进武汉光谷创客空间,结识了5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并在创客空间负责人晏文临鼓励下,踏上了创业征途。


  沈鹏一番调研后将目标锁定在智能门锁市场,并选择出租房为突破点。在他看来,这是个刚需旺盛的市场。作为光谷的“大管家”,晏文临帮助策动18名创客,完成产品的原型开发,并积极引荐吸引了50万元风险投资。然而时运不济,仅仅6个多月50万元消耗殆尽,新一轮投资无法到位,项目濒临“死亡”边缘。为此,晏文临投入创客空间自有资金,累计70万元。开发出现重大失误、产品量产发现缺陷……一次次危急关头,晏文临不断伸出援手。历经诸多坎坷,2015年6月底,沈鹏获得第二次天使投资,正式实现产品量产。


  “以孵化器为载体,与创业者共同成长,这是中国创业领域,特别是科技创业领域独有的创业文化和创业生态。”孙启新说。


  一批批初始创业者在孵化器创业成功,不断演绎着“骑着自行车进来,开着奥迪出去”的传奇。曾入驻天宫众创空间的江苏汇博机器人公司,如今累计获得投资1.5亿元,2017年销售收入达到2.5亿元,处于国内领先地位。曾入驻苏河汇的花加,短短两年多即成为鲜花行业的“领头羊”,2017年销售净额达到6.4亿元。


  《中国创业孵化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全国孵化器累计帮助4万家企业获得1940亿元的风险投资;毕业后上市和挂牌企业达到2777家,占创业板上市企业的七分之一。其中,3年前,伴随“双创”兴起而迅速升温的众创空间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据有关统计,2017年,众创空间已达5739家,提供工位数超过105万个,帮助1.8万余个创业团队和企业获得超过670亿元的投资。


  为初创企业发展赋能的同时,一批优质众创空间也受到资本青睐。截至2017年底,共有优客工场、创新工场、银江孵化器、苏河汇、因果树等1091家众创空间获得社会资本投资。2017年8月份,创业黑马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市值曾一度超过50亿元,成为众创空间上市第一股。


  蓬勃发展仍有空间


  众创空间让创新创业真正惠及大众,但在服务能力和水平、投融资体系建设等方面仍需加强


  深入各地调研,孙启新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一批当年毕业于创业孵化载体的企业,由于认同创业孵化的发展理念,在发展壮大后又兴办了众创空间。


  服务众包平台——猪八戒网就是一个例证。猪八戒网曾在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孵化。“毕业”后,它通过众包的方式服务创业企业和团队,在全国建立了20余家众创空间和孵化器。同样从孵化器走出来的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则开办粒子空间,将讯飞的语音识别等人工智能技术作为基础服务平台向广大创业团队和企业开放,在孵化别人的同时也成就自我。


  “在市场摸爬滚打后,众创空间的经营模式、盈利模式、投融资模式逐渐清晰,一批发展较快的众创空间通过连锁经营或品牌输出开始迅速扩张,形成网络化态势,高成长、新模式的创业企业开始涌现。”孙启新说。


  不过,蓬勃发展的背后亦有隐忧。“众创空间的崛起,让创新创业真正惠及大众,但也要看到,我国‘双创’服务在很多方面仍有不足。”孙启新举例,通过调研,75%的省份“双创”服务能力和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升;41%的省份反映投融资体系仍不健全;34%的省份反映创业项目的科技含量依然不足。


  此外,网络化发展的众创空间在持续发展和盈利模式方面还有待探索,创业孵化人才队伍的职业化、梯次化能力建设亟待加强。“很多孵化器从业人员自身没有创业经验,而国内又没有创业服务的学位教育体系和完善的社会培训体系。”孙启新表示。


(责编: )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