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际合作频道区域合作合作动态
为促成美欧零关税 欧盟愿吃更多美国牛肉?
2018年9月7日 来源: 一财网

  大豆、天然气……为促成美欧零关税,欧盟愿吃更多美国牛肉?


  继大豆和天然气之后,欧盟又向美国展示了满满的诚意:将更多的进口牛肉份额分配给美国牛肉生产商。


  9月5日,美欧双方贸易谈判团队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展开新一轮谈判,在会前欧盟委员会发声明做出上述表示,并指出在总进口牛肉配额不变的情况下,欧盟希望进口更多美国牛肉,这意味将目前将其他国家对欧盟出口的牛肉份额分配给美国。


  一位欧盟外交官对外媒表示,欧盟此次或将35000吨/每年的配额都分配给美国高端牛肉生产商,且如所有欧盟成员国都同意,上述谈判最快将于2018年年底前举行。


   欧盟用牛肉份额示好特朗普


  欧盟于2009年建立了配额制度,并规定了进口45000吨/每年无激素牛肉的配额总量,如欧盟将35000吨/每年的配额都分配给美国,这将占到欧盟进口无激素牛肉总配额比例的78%左右。


  欧盟方面数据显示,至7月底,美国和加拿大整体出口到欧盟的牛肉为2351.37吨,约占整体配额的5.2%。


  在欧盟“美牛”是一个敏感问题。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方面欧盟内部的法国、德国、西班牙等国均为牛肉生产国,牛肉历来是欧盟保护的农产品之一,另一方面也同有些美牛饲养中使用荷尔蒙激素有关。


  确然,美牛上述饲养方式在欧洲引起了民众质疑。实际上在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期间,令欧洲民众担忧的议题之一就是大量含激素的美牛将借助TTIP进入欧盟市场。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在欧盟于2009年建立的上述牛肉配额制度之下,进入欧盟市场的均是无激素的高质量美牛。


  欧盟委员会在声明中指出,此举是致力于落实美欧在7月25日的联合声明,并希望启动欧盟与美国之间贸易关系的新阶段,即在落实“联合声明”中确定的具体要素外,美欧双方还应努力解决悬而未决的贸易问题。


  欧盟农业委员霍根(Phil Hogan)表示,“通过向欧洲理事会提出得到此方面授权的方式,欧盟委员希望解决美国在配额方面的关切,并拿出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来,且该解决方案还是完全符合WTO规则的。”


  霍根并强调,此举也有助于缓解整个大西洋关系的紧张形势。


  “我想向欧洲生产商保证,目前的牛肉配额总量将保持在完全相同的水平。”霍根补充道,他还要向欧洲消费者保证,上述配额下的产品将继续符合欧洲食品安全和健康标准,即仅进口无激素含量的牛肉。


  美加地区同欧盟关于肉牛激素使用和贸易限制的争端前后持续了近30年,并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进入世贸组织(WTO)争端互诉的案件顶峰。随后在90年代末,欧盟开始禁止包含6种激素的肉类对欧盟进口,此举并触发了一系列美欧相互制裁措施。


  2012年在欧洲议会通过了增加进口美加地区不含激素牛肉进口配额的提案后,这一牛肉争端才算解决。不过由于对欧盟的配额制度感到不满,美方在2016年就要求欧盟对此制度进行重新审议,美方的理由是其份额被阿根廷、乌拉圭、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所挤占。


  可惜信任已缺失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欧盟同美国展开谈判时,又出现了同TTIP谈判时相似的一幕:欧盟委员会主席主动积极,欧盟贸易司发觉谈判困难重重,欧盟国家则充满疑虑。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欧洲有“亲美派”之称,此次欧美重新展开“三零(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谈判即是在他的极力推动下展开的。


  为了向美方表达诚意,欧盟方面还在美欧达成声明后相继发出了两份单独清单,其中一份是关于大豆,一份是关于液化天然气(LNG),其中在大豆方面,欧盟指出在7月30日前的五周中,欧盟对美国大豆的进口量达到近36万吨,是去年同期的约3.8倍。美国大豆占欧盟大豆总进口量的比率也从9%猛升至37%。


  而在LNG方面,欧盟更指出,若美方在LNG的出口方面取消相关限制,且在“市场和价格都合理”的情况下,欧盟目前有14个项目都可以接手美LNG的供应。


  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上述表态明显还不满意。在最近一次采访中,他批评欧盟贸易政策很糟糕。


  欧盟贸易专员马姆斯特罗姆在近期欧洲议会的一场听证上亦坦言,目前和美国还不处于谈判状态,就是一个工作组,且美欧之间在贸易政策方面,“存在明显的巨大分歧。”


  她指出,不可能再回到TTIP时代,美欧双方最多签订一个具有限制性的贸易条约,且主要关注点就是在工业制成品方面。


  她并透露,在7月25日,欧盟方面已经提出,如果美国愿意把包括汽车在内所有工业产品的关税降到零,那么欧盟也会这么做,但美方还是坚持把汽车排除在外。


  最终在7月25日的共同声明中,双方强调美欧双方将朝着“零关税、零非贸易壁垒和非汽车类工业产品零补贴”的目标共同努力。


  不过就在8月21日,在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表态将推迟针对汽车税的“232调查”报告之后几个小时,特朗普再次威胁“要对从欧盟进口到美国的每辆汽车征收25%的关税”。


  欧盟内部对此反应不一,其中以德国的反应最为激烈。根据美方数据,2017年美国从德国进口50万辆汽车。


  而根据德国经济部的研究,若美国提高进口汽车关税至25%,德国汽车行业将遭受沉重打击,这将给德国汽车业造成约50亿~70亿欧元损失,将拉低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约0.2个百分点。


  德国外长马斯对此表示,欧盟应当勇敢面对美国的关税威胁,他甚至呼吁欧盟放弃一致通过决议原则。


  “我们不应当像蟒蛇前的兔子一样呆坐着。”马斯表示,“我们必须保护自己的利益,这不仅是8000万德国人的事情,也是居住在欧洲的5亿人的事情。”据悉,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容克定于在9月4日会面并讨论如何在贸易政策方面应对美国。


  美国针对汽车继续“压价”


  与此同时,就在市场预期美欧之间达成贸易冲突“停战协议”之时,特朗普却在8月30日白宫总统办公室中接受一家媒体的专访时抱怨欧盟在汽车零关税方面的出价。


  在特朗普接受采访之前几小时,欧盟贸易专员马姆斯特罗姆在欧洲议会的一场听证上表示,如果美国也愿意将汽车关税降至零的话,那么欧盟也愿意,不过如果特朗普违反约定,对进口汽车征收惩罚性关税,欧盟也会立即中断谈判。


  马姆斯特罗姆还确认,目前美欧所处的谈判状态是出于相互“试探期”。在欧盟方面,欧盟委员会尚需得到来自欧盟成员国和欧洲议会的授权。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欧盟内部在此的看法也不是铁板一片,主要原因在于法国对于容克代表欧盟对美谈判,过多照顾了德国利益而有所不满。


  根据美方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从德国进口50万辆汽车,从法国进口的汽车数量寥寥,可以忽略不计。


  欧盟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目前欧盟企业在美制造的汽车占美国汽车产量的四分之一(2017年欧洲汽车厂商在美制造了290万辆汽车),且上述企业在南卡罗来纳州、亚拉巴马州、密西西比州和田纳西州等地都拥有工厂,“均为共和党铁杆州,且60%的这些汽车都是用于出口的。”


  在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牛津经济研究院美国经济部门主管达克(Daco)预估了汽车税对美国就业市场造成的冲击。达克指出,目前欧盟对美出口的汽车和零部件占欧盟对美出口额的12%,其中德国出口占了欧盟总体出口的一半以上。


  他表示,如果美国对欧盟实施上述关税,2020年欧盟整体GDP将降低0.1个百分点,德国则有可能降低0.2个百分点,美国也将降低0.2个百分点,且失业人数在10万人左右。


  与此同时,根据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的计算,这一关税成本铁定要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其中,一辆入门级汽车的平均售价将增加1409~2057美元,在美国最受欢迎的车型SUV类汽车则每辆将上涨2092~3066美元。


  更高档的一些 SUV车车型价格上涨幅度更大,每辆将上涨4708 ~6971美元:这是因为其中进口的外国配件比例增大,因此越豪华的汽车则将越贵。


  PIIE还指出,美国在近些年来并没有提高汽车税。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曾将日本卡车的关税从4%提高到25%,并对日本重型摩托车征收45%的关税。这一时期的数据都证明,关税成本大体上被转嫁给了个体消费者。


  欧盟在上述报告中则指出,2017年美国进口的汽车和零部件总额在3300亿美元左右,而全球反击的总规模则可能在2940亿美元左右,这相当于美国2017年对外出口总额的19%,而各国各地区反击的领域则将“横跨美国经济”。


  此外,这样的汽车税将对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产生负面影响:欧盟估算其影响在130亿~140亿美元。


(责编: )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