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局副局长陆磊:资本流动及汇率影响正变得更复杂

2017-09-14         21世纪经济报道    访问次数: 0

  “我们处在一个变化时代,这种变化使得资本流动、汇率影响因子变得更加复杂和高频。”9月13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人民币与外汇市场论坛上表示。


  “我们处在一个变化时代,这种变化使得资本流动、汇率影响因子变得更加复杂和高频。”9月13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人民币与外汇市场论坛上表示。


  陆磊称,由于我国货币跨境额度已经很大,离岸市场形成,各类投资者把很遥远的微观现象认为是影响币值的因素,进而决定操作。“比如关注微观杠杆率、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地方政府负债,此前国际投资者可能很少关注这种微观数据。”进一步可能关注美国货币政策变化对于包括但不限于人民币的币值影响。


  陆磊认为,这种变化使得当初仅从几个变量出发来关注人民币对主要货币、一篮子的汇率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要求我们从一般均衡而不是局部均衡的角度来考虑,对需要的知识量、信息量、信息处理速度和方式提出新的要求。


  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方面是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要能实时反映各个交易者、交易量、所需要清算额度及是否具有中央对手方等,确保每一天,每一个时间节点是相对平稳。


  与此同时,陆磊提出另一个问题:如果市场产生一致预期怎么办?


  一致预期在过去以货物贸易为主的时代,是不存在或者冲击相对小的,但是过去半年到一年中,可以清晰看到一致性预期存在的冲击力,之前出现人民币贬值压力,最近又出现较明显的升值。


  一致性预期下是否需要有一个强力主体形成相关管理?陆磊称,现在正在探索跨境资本流动以及金融风险的系统性风险宏观审慎管理框架。“这是干什么?这就是一个对手家,在大家一致看好某个东西的时候给大家降降温,一致看空时为大家提提劲。”


  下一步人民币发展应该怎么看,怎么做?此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较早参与开放和竞争的大多数行业最终都发展壮大得快、竞争力强。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十分必要。


  陆磊称:“总的来说,开放带来优化和繁荣,未来还是会观察到更多的市场机构进入货币市场、债券市场、资本市场。用外汇局局长潘功胜的表述是,‘打开的窗不会再关上’,市场开放将是基本方向。”


  他进一步认为,如果有更多的中资走向国际,外资走入中国市场,我们会发现散户加羊群效应的情况有可能改变,毕竟国际机构经历多轮危机,知道通过多种方式实现对风险的管理。


  陆磊认为,未来汇率更具弹性,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这个方向不会改变。现在的操作要坚持优化收盘汇率加一篮子汇率变化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中间价形成机制,同时引导实体经济更多用相关币种来进行贸易、投资、结算。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提出,以“一带一路”为指引进一步推动中国货币、金融对外开放;同时微观层面增加国开行增加海外额度,对丝路基金以人民币增资。陆磊认为,这也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不会发生改变。


  他表示,未来理想的外汇市场人民币的全球市场应该是统一的,只是因为时差的原因在不同地方有交易,但是参与主体应该是同样的,如果是这样就不会形成离岸在岸差异,进而形成套利性的跨境资金流动。


关闭页面